• 新疆巴里坤县:野生玫瑰竞相开放引客来 2019-05-20
  • 湖南第六批短期援藏队联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在山南市开展“爱眼护眼”活动 2019-05-19
  • “中国网事 感动2014” 颁奖典礼 2019-05-07
  • 黑龙江严肃对待督察整改工作 2019-05-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5-03
  • 年龄大了,也想积点口德,已经给你笔下留情了。 2019-05-0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1
  • 钱增德:如何从业务精英一步步成为红色通缉犯? 2019-04-30
  • 回复@海之宁: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 2019-04-24
  • 运输物流领域将推失信联合惩戒 失信主体不得报考公务员 2019-04-19
  • “海翼”号成长记(关注) 2019-04-16
  • [雷人]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跟面积有啥关系? 2019-04-16
  • 有没有上城客在越南的踪迹? 2019-04-16
  •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9-04-16
  • 进京通行证限次数!70.9万辆本地化使用外埠号牌车或将受影响 2019-04-14
  • 当前位置:广西快三 > 武侠修真 > 超级穷人

    双色球历史开奖号码按出球顺序: 第154章 我真的有些生气了

        永平大厦正处于步行街的街头,因此大厦进出车辆只能从大厦后面一条并不宽敞的马路……小街通过。据说为此大厦里的许多商家还有顾客都对车辆进出的不方便向县府多次反应过

        不过步行街这一块原本就是通江县的老城区,现在更是整个通江县城最繁华的地段,说是存土寸金也不为过,想要拓宽路面实在是不容易。

        通江这几年经济状况不是太好。县里本来就不多的几个大一点的国有企业基本上没有破产,也频临在破产的边缘。整个县里就没有一家摆的上台面的大企业。不过车辆倒是一年比一年多,至少看起来路面的交通状况比前几年是拥挤的多。

        而步行街后面的小街的这种经常交通不畅的状况一定程度上也分流了部分步行街的人气。使得其他不在步行街的商家也能分摊一些利润。

        白小天的父亲白建喜一开始在胖子快餐厅只是杂工。不过小半年多干下来,工作勤勤恳恳,做了不少本不是他本职的工作也没有什么怨言。私营企业尤其是小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最大的不同就是你做了多少,老板通常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因此上个月就把他提升为采购。

        月薪从六百块加到了一千二不说,采购这个岗位多多少少总是有些油水的,因此老白同志干的更加起劲了。似乎焕发了第二春。整天乐呵呵的,脸上的气色比起以前红润的多。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人缝喜事精神爽吧?

        作为一个快餐厅的采购,当然主要的采购对象自然是油米菜。部分菜由总店配送,部分由长期的供菜点每日送货外,基本上每天他还要买一到两三轮车的菜。

        也许是下岗后长期经济状况不好,老白同志紧日子过惯了。所以他买菜和别的采购不同。除了早上买菜外,他下午还要去趟菜场。而且经常等到菜场快收摊时地四、五点钟,因此很多菜价自然比起前任采购便宜了许多。而且在上个月五家分店的采购,采购的菜单价中,平均下来他也是最低的。所以上个月他还得了三百块钱的奖金。

        今天下午因为买了一大堆便宜的土豆。所以他回来地早了点。不到三点就回店了。老白的三轮车上加了两个电瓶,因此倒也不费什么体力。

        小街竟然没有堵塞的现象,让他很难高兴??擅幌氲胶鋈淮硬嗝婧锎诔鲆涣咀猿党?,他赶忙刹车,然后猛向左拐,这时对面一辆奔驰也开了过来??吹阶孕谐党宄隼匆彩歉辖羯渤?。也向左,即老白的右边一拐。这下两辆车交汇了。大交通事故倒是没出。但他的三轮和奔驰擦了一下?;艘坏啦⒉惶畹幕?。

        那开车的青年下车后张嘴就让他赔两万块钱。

        白建喜虽然对车没什么见识。但还是知道奔驰车很贵??稍谒∠笾性俟笠膊恢劣诓亮艘惶醯鼗劬鸵酵蚩檠??因此自然不肯。

        那青年倒也不和他争执掏出手机就打电话。不到三分钟。就看见七、八个保安提着橡皮警棍急火火地就冲过来了。和白建喜一道地服务员小张看这架势不对。拔腿就跑了。毕竟这里离胖子快餐厅已经不远了。不过一百来米地路。

        那几个保安冲到跟前。白建喜一看?;苟既鲜?。都是永平大厦地保安。当然所谓地认识也就是因为胖子快餐厅租赁着永平大厦一楼、二楼地西侧。都在一座大厦做事。近半年了自然多多少少打过一点交道。虽然大多数保安他不知道名字。但最起码看着眼熟。

        为首地保安头上没戴帽子。理着个小平头。白建喜虽然没和他正面打过交道。但知道他是永平大厦保安队地副队长。人都叫他阿彪、阿彪地。

        阿彪冲到开车地青年跟前。虽然气喘吁吁但还是不停地点头哈腰:“范先生。谁……谁撞了您地车?”

        青年下巴歪了歪:“就这乡巴佬。撞了车还想不赔钱?!?br />
        保安中有个刘冲的,经常在胖子快餐吃饭,一来二往地和白建喜也算是认识。中午闲得无聊得时候,还下过几次象棋。他走到白建喜身边。拉了拉他的衣服:“老白,这是小范老板?!彼淙凰挥卸嗨凳裁?,但出于熟人他还是不希望白建喜吃大亏。

        白建喜没有反应过来小范老板是哪位?当然即便他知道这位青年是范永平范大老板的儿子范天成,态度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两万块钱啊!他现在不吃不喝干一年也赚不到这么多,他怎么可能答应?

        因此他说道:“这位先生,你的车被划了,实在是对不起。不过你也知道的我也是为了躲那辆自行车。你也是为了躲那辆自行车。说到底还是那辆自行车闹的。(那骑着自行的中学生根本没耽搁一下,早就跑了)。当然我也没说我一点责任也没有。但是先生,你开口就让我赔两万。这……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乡巴佬。你搞清楚。这是奔驰600。你以为是你那破三轮啊?;苏獾篮?,我这一面都要重新喷过?!狈短斐衫湫α肆缴?,摇了摇头,拉开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提包,然后指了指车上钥匙:“阿彪,这事情交给你了。完了,把车送去修?!彼蜃庞榔酱笙玫姆较蜃吡肆讲?,然后忽然一回头,手指着白建喜:“老家伙。两万块钱不愿意出是不是。行。你现在给我也不要了。四万,少一分钱都不行?!?br />
        白建喜虽然一辈子没和人打过架。连与人吵架都没有。原来的白小天在脾气上可以说几乎就是白建喜地翻版??衫鲜挡⒉灰馕蹲旁敢馊唐躺?,而且四万块钱的数目对老白来说实在太大。如果说是四百,白建喜也就认了。现在这种情况,尽管白建喜心里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但这口气实在吞不下。

        因此冲上去,伸手就去抓范天成的胳膊,他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他理论。

        不过,好几个保安站在那里。尽管大多数人马马虎虎也算熟人,尽管五十五岁的白建喜看上去六十多都不止,这么大年纪的人,保安一般也不愿意为难他。但吃人家的饭,自然就要为人家干活。这么多人站在那里,当然不可能让老白得逞。尽管老白并没有行凶地意思。

        两个保安往中间一挡。挡住了他前进地路,那刘冲则从后面拉住了他地胳膊。不过阿彪却没那么客气了。上前猛地一推,老白虽然这几年下岗后蹬三轮送货一直干的就是体力活,但毕竟年纪大了。

        一把就被推倒在了地上。

        范天成转回头,脸色有些愕然,又有一些厌恶,手指着老白:“你这老家伙胆子还真不小,撞车不赔钱,还敢打我。你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呢?你以为你倚老卖老。我就怕你了?阿彪,给我打!”

        那阿彪脸色迟疑了一下,低声说道:“范先生。这老家伙年纪不小啊,而且这里人来人往地……”

        小街交通一向拥挤。这一会儿又堵了不少车。要是往??隙ㄊ抢劝吹谜鹛煜?。不过,那些司机一看堵在前面的是一辆奔驰600。就算不知道这车是谁地,但在通江这个县城里开这车的人自然是非富即贵。因此都安安静静的等在后面,有些司机干脆和边上的行人一起围观起来,不过看到七、八个保安冲过来,本来凑的很近的围观者立刻后退了五、六米。

        “怕个屁!他可以打我,我就不能打他呀?这什么道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是老家伙先动的手,怕什么?”不过范天成最后又说道:“别打头。只管往他手、脚上招呼。这种老家伙天天干体力活,壮的很呢?”

        阿彪听到这里,再没犹豫了。他也没招呼其他人,自己提着橡皮警棍就走上去了。咬着牙齿说道:“老家伙,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开眼?!?br />
        说着右手高举警棍,冲着老白的右肩挥去。

        老白毕竟年龄大了,被阿彪刚才这么一推,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听到摇头“卡擦”一声响。身体当时也没觉得什么不合适,但是想要站起来。却感到腰痛地不行。

        就在这时,阿彪走过来了,举起了警棍。老白躲也没处躲,他也不知道阿彪目标只是他的手和脚,因此本能的举起两只手,护住了头。

        这样一来,右肩打不到了,那就打胳膊好了。阿彪没有迟疑,一棍挥去。

        在小老板面前。阿彪不敢不卖力。再说手也不是要害,因此虽然没有把吃奶地劲用上。但这一棍也差不多算是用尽全身力气了。

        “扑”一声响,橡皮警棍砸在胳膊上的声音有些沉闷。

        只不过,警棍并没有砸在老白的胳膊上,一支胳膊忽然插了进来,挡住了这一棍。

        阿彪虽然只读到初中毕业,不过武侠小说还是看了不少的。记忆中武侠小说中总是说虎口发麻、虎口震裂,这一次他是切实的体念了一回。

        警棍敲在胳膊上,感觉像是敲在一根坚硬无比的铁棍上,阿彪使得力气又过大,结果虎口直接被震裂了不说,那根橡皮警棍也被震飞手了,砸在一旁的保安刘冲头上,他“哎呀”一声,额头上顿是起了个大疙瘩。

        来人正是白小天。

        他伸出右手挡住警棍后,也没去管阿彪和其他的保安,低头左手插在父亲的腋下:“爸,你怎么了?”

        “没事,腰闪了一下?!崩习姿低旰?,诧异了一下,儿子怎么回来了?接着他又立刻反映过来当前地形势。被阿彪推倒在地,他心里就后悔了。这青年明显就是不讲理的,自己和他理论什么。但心里也打定主意,反正钱是没有,想怎么样就这么样好了。我就不信,这可是闹市就没人管了?

        不过看到儿子,他的心里顿时一惊。自己老胳膊老腿无所谓,而且对方多少会有些顾忌??啥幽昙颓崆岬木筒煌?,只怕这些人真会下狠手。老白赶紧推了一下儿子,嘴里叫道:“小天。别管我,快跑!”不过,白小天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反倒是这一推牵动了老白的腰,老白忍不住“哎呀”了一声。

        “爸,没事的?!卑仔√焖底哦紫律?。左手在父亲的腰椎上来回抚摸了两下,他并不知道老爸的腰有些毛病,只是少量的激发了一点真气。

        老白只觉得腰椎那里一阵暖洋洋地,似乎瞬间好了一些。但此时他却没心思管这些,又使劲推了白小天一下:“别管我。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赶快跑??!”

        阿彪木楞楞地站在那里,整个右手都麻了,他的左手抓着右手的手腕,惊恐的看着前面那个弯着腰的黑瘦年轻男人。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疑问:这还是手吗?

        范天成站在那里,迟疑了一下。时间太短他也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只是看到那个黑瘦地年轻人用胳膊一挡,阿彪的警棍飞了。然后听到那黑瘦年轻人称呼那老家伙为爸。

        今天地事情本来是件小事,不过正好遇上他心情不太好。打老白一顿。也算是发泄一下闷在心中地邪火。此时他也没多想,而且也没去想为什么阿彪的警棍会被震飞了?

        只是目地没有达到,心里一阵恼怒,于是冲着其他的保安骂道:“你们他妈的都是干吃饭,不干活的???”

        除了阿彪以外地七个保安包括头上多了个大疙瘩的刘冲在内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七个保安手持警棍几乎同时出手,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目标对准了白小天。原因自然很简单,老白同志这么大年纪,万一打出个好歹来,指不定要摊上官司那就惨了!咱干的是保安??刹皇巧笔?。

        而白小天虽然看起来瘦不垃圾的,但好歹年轻不是。因为时间太短,保安们也没去想为什么阿彪的警棍会飞了。

        排名不分先后,保安们各自寻找着自己的目标。胳膊、背、腿,刘冲同志动作最慢,结果似乎只有把目标对准头了。头这个部位看起来坚固,但要害处却也不少,但没得选啊,没办法。刘冲同志只好勉为其难了,不过下意识的就没敢太用力。

        “啪啪啪啪啪啪啪”,

        “哎呀”

        “妈呀”

        “他妈的”

        “啊”

        六根警棍飞了出去,砸中好几个看客。陡然间发出几声尖叫,其中一根砸在白小天右肩上的,更始飞出去十多米远,直接砸到了一辆丰田面包的挡风玻璃上,“哐当”一声,砸了一个大洞?;购?。司机同志跑出来看热闹了。

        只有偷工减料地刘冲右手上还拿着警棍。不过也是半边胳膊都发麻。

        保安们不约而同的都做了同一个动作,那就是左手握在右手腕上。呲牙咧嘴的,一个个张大着嘴巴愣愣的看着缓缓直起身子的白小天。

        保安冲上来的时候,白小天不是来不及反应,而是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敢有什么太激烈或者太超常的举动。因此只是选择死死的户住父亲,好在这些保安也很配合,全把目标选择了他

        “虽然那我脾气一向很好,但我真的有些生气了?!卑仔√熳碜?,站到了父亲身前,冷笑了一声:“怎么?你们地装备只有一根棍子吗?”

        “硬气功、硬气功!”人群中不知是谁忽然叫了一声。顿时看客们纷纷议论开来。

        也不知道是谁躲在后面叫道:“兄弟,范天成就是个头上流脓,脚上长疮的坏种,打、打死他?!?br />
        也不知这家伙与范天成或者范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这人一叫。本来议论纷纷的看客们议论一下少了很多。有些人慢慢的向后移,有些人则津津有味的趁机又向前移了几步。不过,还是没有敢靠的太近。

        范天成架打过不少。

        不过他所谓的打架不是在一边看着,就是以多欺少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上去威风一下。但上的山来终遇虎。范永平虽然号称通江第一富,可原来在中?;故遣还豢吹?。因此他范天成惹不起地人自然也多得是,就是如今在通江小县城里,他都不敢说自己可以横着走。所以吃亏的时候自然也有。不过呢,范天成**上倒没有吃过什么亏。因为每次不到明显占上风他绝对站地远远的,风头不对。立刻撒丫子远遁只是白小天这样轻轻松松硬挨就震慑全场的,他还真没见过。但他立刻知道不闪的话,自己只怕就要享受第一次街头教育了。迅速转身狂奔。

        白小天身体一侧,从刘冲手上毫不费力的夺过了警棍,然后一棍子砸过去。

        正好打到范天成的背上,范天成“扑通”一声背朝天空摔倒在地。范天成此时显得异常勇敢,飞快地又爬了起来。只是这一跤摔得着实不轻,至少看起来很吓人,因为他的嘴巴磕到了地上,整个嘴唇上看起来鲜血淋淋的。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Back to Top
  • 新疆巴里坤县:野生玫瑰竞相开放引客来 2019-05-20
  • 湖南第六批短期援藏队联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在山南市开展“爱眼护眼”活动 2019-05-19
  • “中国网事 感动2014” 颁奖典礼 2019-05-07
  • 黑龙江严肃对待督察整改工作 2019-05-06
  • 学习有理丨着力改善环境 增创发展优势 2019-05-03
  • 年龄大了,也想积点口德,已经给你笔下留情了。 2019-05-0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5-01
  • 钱增德:如何从业务精英一步步成为红色通缉犯? 2019-04-30
  • 回复@海之宁: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 2019-04-24
  • 运输物流领域将推失信联合惩戒 失信主体不得报考公务员 2019-04-19
  • “海翼”号成长记(关注) 2019-04-16
  • [雷人]知道土地的价值由什么形成么?跟面积有啥关系? 2019-04-16
  • 有没有上城客在越南的踪迹? 2019-04-16
  • 雷佳音曾担任佟丽娅婚礼司仪 原因竟是不用随红包 2019-04-16
  • 进京通行证限次数!70.9万辆本地化使用外埠号牌车或将受影响 2019-04-14